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
第16回
我的双手没闲着,一会抓住她那椒用力捏拿、一会又予重,直叫大姐一会轻声喊疼,一会皱眉也说不清言语,神情就似要崩溃了,我将大离她那小嘴,扶着缓缓向紧闭的小,一路峰回路转,在她轻呼中慢慢的入深处,虽然她曾被姨夫暴强过二次,此刻仍紧凑得频频呼痛,好不容易我那终于到底,但只轻拥她暂时不动,大姐吁了一口气道:狗子!姐真的是你的人了,她见我并未自顾寻找刺,体贴让她休息,高兴的说出这句话。

 见她适应那刺痛后,我就逐渐加足马力开始驰骋,大姐的身子随着我的送不住扭动,口中娇啼婉约,语不断,并随我动作加快更显剧烈,经我四、五百后,她却全身打颤哭了出来,道不停颤动吻我那头,指甲更深深刺入我的背心,使得我送间都备感吃力,背心也吃痛不已,如此反覆数回后,她终于忍不住说:狗子!姐真的已经不行了,瞧她无力再承受的模样,我也不忍的回我那,后来还得劳驾她手嘴并用,才将我的大平伏,最后她那汗水透的头颈靠入我怀中腻声说道,狗子!大姐要叫你给死了!我一个人可没法应付你,我心里暗自说道,你还有一个儿没来帮忙呢!

 当然这时我只有按住不表。

 往后的日子里,我白天是姐姐们的乖弟弟,夜里又成为大姐的姑爷,大姐夜夜承,总是被我得叫饶不已,这年她还未满十八岁。

 二姐同睡在炕上,始终没有发现这事儿,但是有数次大姐叫声响些,我看见二姐身子似乎动了动,可在兴奋当头,大姐和我也都不顾了。

 直到一夜,我照例将大姐彻底拆卸后,仍感不足,就将她身子翻转,强迫她趴跪在炕上,我由后面将她强行抱住,分开她的舌头探向她的眼,大姐有如遭受电击一般猛然回缩,但是早已被我料中,我用身子抵死将她的住,让她无法动弹,她试着无法争后,就轻声说道:狗儿!那儿脏的,我还是用手帮你解决吧,只是今晚我像铁了心一般,不管她又哭又叫,我都执意不理,不断用舌头弄她那已是涕肆纵眼,还将手指在她里面不住的探索,我像是小孩获得新玩俱那般,再也不肯松手,过不多时,如果这时我能分神或可发现大姐已经不作挣扎了,除了她那大肠壁将我手指紧紧包覆,还不断动挤得我好不舒服,大姐已知道无力违抗我,后来却对她自己身理刺的对抗更显得无能为力,终像发的‮狗母‬那般追求我所能给她更大的刺及快,我最后提起那久绷难过的,顶入她的眼,虽然已经充份润滑了的,也经我手指的洗礼,但仍感觉像是蜀道般难以通行,毕竟我的大较手指要大好几倍,终于皇天不负我的苦心,在我大姐的哭叫中,我那大辛苦的抵达终点,总算全入我大姐的眼进到她的门深处,她那紧紧将我的一圈圈包覆围束的,感觉较前面道来得更紧,温度也更高,当然也更舒服。

 几经来回轻动后,发觉里头也有蛮多的水,我也开始放力的送,由大姐肢体的表现可见她受刺的程度,当可知道较道中来得强烈得多,几次都快将我翻下马来,而她的叫一声响似一声,后来还不断引泣,她的神智因过多过强的刺及高,以致完全失控了,我也感到从未有过的舒,准备要发了。

 这时屋内灯光突然亮起,只见二姐面讶异不敢相信她双眼所看到的,平素高雅温驯的大姐竟然像‮狗母‬般高抬股,让我的大深深的门里,我受到这突然的刺,那股准备发,不知所措竟然回回去;大姐也紧闭双眼放声哭泣。

 我这时心里苦思要如何应付这尴尬羞人的场面,首先将我那离大姐的眼起身穿衣,并即将被子盖在大姐身上,她此刻哭声渐息,但仍然没有勇气将眼睛张开,恐怕她心里期望的这只是一场梦,也可能希望这一夜不要有天明的时候,我俯首在大姐耳边说道,你先在这休息,我和二姐说去,在她点头后我与二姐走向另外一房间,心里一边暗自盘算该如何解说,我这时想到二姐脾气较为刚强,应先博得她的同情再说,所以我首先将大姐如何受到姨夫的强暴欺侮,自己撞见大姐被他强行用大道、眼、口中详细述说清楚,自己居于保护及同情大姐心理而又久生情。

 听到这里二姐果然然大怒,破口大骂姨夫是畜牲,此刻她的眼泪突然掉了下来,起初我还以为是姐妹情意深重,说到后来我才知道,原来前二姐外出回来后身上带着伤痕,也是姨夫他的杰作。

 那二姐闲来没事,心血一来突然想找姨妈家的二妹玩,当只有姨夫他一人在家,二姐本来马上就要离开,讵料姨夫心存歹念,又想强行污二姐,只是二姐脾气刚硬,抵死不从,反而一口咬伤姨夫,姨夫吃痛后,就将二姐给打伤了,二姐虽受伤,但幸得保存名节逃了回来,只是二姐认这为是件羞辱的事情,不愿对任何人提起,若非因为我和大姐这个事件发生,二姐她还不愿说出来。

 说到这里,二姐对我保护大姐的行为颇为嘉许,但又有些尤怨说道:你心里从来只有大姐,我抗议的说,我对大、二姐向来一视同仁的,要是知道姨夫欺侮你,我也一样会替你出气,二姐口说道:走着瞧吧!

 或许她又想起我那入大姐眼的靡情景,二姐突然红着脸说:快去吧,大姐仍在隔壁等你呢!

 这事件到此,终算平和落幕。

 被二姐当场逮住我在狠大姐的眼之后,大姐对我还是像昔日一般和蔼可亲,可每晚睡觉时总离我远远的,害得我每晚失魂落魄辗转不得成眠,待累透了才昏昏的睡去,也无可奈何。

 二姐其实也是个大美人,只是她比较刚直,不像大姐般温柔体贴,尤期这学期结速后,她好像又再长高了些,高挑身子更显得婀娜多姿,自那晚与我恳谈后,二姐跟我也亲许多,每次见面我总会夸她越来越漂亮了,她也面微笑心里颇为受用,

 一晚我先行上炕睡觉,灯光也照例息灭,也不知睡了多久,昏沉中似乎感觉有人靠在我的身边,我高兴的一把抱着她说:大姐!你可想煞我了!

 大姐也不作声,只静静将头儿靠入我怀里,我一面诉说对她的思念,一面为她宽衣解带,她也温柔的配合我,自那晚到今天,我已旷了一阵了,我捧起她的脸颊,嘴吧凑了过去,舌头就伸入她那小嘴中不住探索,也不知是否近疏于练习,我觉得她似乎又回复以往那般苯拙,经我多方挑逗后,两人的舌头和身子才又紧紧在一起,我的双手开始重游造访那人间仙境,大姐大声息,似乎不习惯我的轻薄,当我握住她的双峰时,她竟然用嘴咬我的舌头,我舌尖一痛离开了她的小嘴,顺势就由她颈子一路向下亲吻,当我攀上高峰后,将她那小头含入嘴里一阵吻,博得她又咬牙又晃脑的,我再下滑探访那潺潺水,当我靠近她‮腿双‬内侧,她突然双手用力拉扯我的头发阻止,好不疼痛,但我仍然执意设法靠近那块小山丘,拨开她那两扇小门,将舌尖轻轻弄那蒂,只见它慢慢起,我兴奋的将它含住吻,一股水突然由窒口入我嘴里,羶羶咸咸的。

 这时我将她的小手拉过来,要她安慰久未谋面的大,起初她一昧闪躲想将小手缩回,我心里怪着怎么这般生分经我再次强迫后,当她接触到我那一跳一跳的怒蛙时,又好奇的反覆将它握紧放松,并时而上下‮弄套‬。

 我终于忍不住一面亲吻她,一面将我那大刺向她的户,这是前我和她每晚必作的功课,想来她已经习惯也能适应我的大,所以我一经入即深探到底,那知她吃疼惊叫一声:狗子!慢些,我是二姐!  m.MiYAnXS.CoM
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