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
第29回
姜老师温柔的笑了一下:“老师不娇贵,老师的早就被旁边睡着那个男的糟蹋了,狗儿不嫌弃姨老,就好好的我吧!把我的成老,老师就高兴了!使劲儿我!烂我的大吧!”

 说着,姜老师身子往下一沉,“啊”叫了一声,把我大头容纳了进去,虽然已经足够润滑,但由于项国忠巴太小,姜老师的还是那么紧、那么窄。

 甚至拘的我包皮翻下来时候有点疼。我疑惑的想,这种感觉只有给姐姐们开苞时候才有啊…姜老师怎么也这样?我不习惯女人在上边。

 就把姜老师从身上翻过去,把两条雪白的大长腿抗在肩上,大头对准磨了几下一贯而入,姜老师突然惨叫一声,死死咬住枕巾不放,“疼,狗儿,疼死我了”怎么回事?

 我把出来发现上边带血,“姜老师,我就说不敢你,看,把你出血了!”姜老师疑惑的看了看我的巴,又摸了摸自己的

 忽然笑了起来:“傻小子,你把老师破身了!”啊?我张大了嘴…来了这么一出,我俩的火都有点平息,姜老师像娘一样把我搂过来,捋着我的巴轻轻地给我解释:“老师的‮女处‬膜应该是没有被项国忠捅破,毕竟他的巴太小,硬起来也发软。

 其实这么多年,老师也纳闷,为什么道地方这么白,不发黑,原来我还是‮女处‬呢…”我听得身上发热:“老师,那我就算你真正的第一个男人了,我把你开苞了!”

 姜老师人的笑容:“是,狗儿本事真大,我这个四十多岁的老‮女处‬都能被狗儿开苞,看来老师的天生就是等着狗儿给我破开的!”

 我巴涨的又大了几分,抱住姜老师问:“老师,我想你,你好点没?”姜老师轻轻了几下自己的,说道“没问题了,老师毕竟是被男人过的,虽然‮女处‬膜没有破。

 但是没有那么娇,好狗儿,你放心我吧!”我翻身上马,分开大腿巴顶过去好像顶中了一个粘滑的小坑,那里的一下陷了下去,只听见姜老师当即“啊”地叫了一声,我知道找对了地方,奋不顾身地顶下去。

 “啊…狗儿,你…轻…你轻点,不要…我…”姜老师咬起了嘴,满脸痛苦的样子,她的还是太生涩,但强烈的快使得我全身的血管都涨了起来,我双手按住姜老师的双肩。

 下身用力地一寸一寸往里,我知道她一定是很痛,因为她的很干,而我的巴又是这样的大,在她一连串的呻声中,我的终于全没入了姜老师的道中!

 她松了一口气,绷紧的身慢慢地放松了下来,这时我的巴已经被姜老师的整个包住了。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传遍全身,真的好象是在梦里,那些温暖的紧紧地夹着我的

 随着她急促的呼吸不停地一张一合,这种感觉太美妙了,姜老师的年纪比娘还要大,但是我却是这般的恋她的体,她的白美。我像个发情的公牛一样耸动着,姜老师身上似乎找到了娘的时候的感觉,而她又比娘得多、的多。我低下头。

 看着自己的在她泥泞的中耕犁的进出,血丝混着白浆,把姜老师的渲染的黑亮人。

 “哦…姜老师…你看看你的…好好软啊…”姜老师被我的嗯作响,“坏狗儿…我不看…坏死了…羞死了…嗯…好…好涨啊…”说着。

 她到底忍不住偷眼看去,只见一条黑的大在她泽国一片的草丛里进进出出,紧凑白紧紧的裹着茎,每次出时候大和小都疯狂的箍一样锁着不让头滑出来。

 “啊…嗯。嗯…羞死了…我让我的学生了…羞死了”嘴里喊着羞死了,眼睛却瞬也不瞬的盯着合的地方,从脯到脸上腾地一下子通红,似乎受不了这靡场景的刺,全身的血都被的涌上脑门。

 牙齿不自觉的咬着红,眼里离的似乎滴出水来,像一条野‮狗母‬一样渴望着我的弄。望越来越猛烈,海啸一般洗刷着姜老师数十年来守节孤苦的心灵。

 终于让她放下了老师身份的枷锁和为人的桎梏,白净的脸上突然出慈祥、妖、清纯、复杂的表情,看的我几乎忘记了下身的动作,只感到姜老师突然变得没有骨头一样。

 我全身在她身上似乎着一个棉花,软软的、热热的,一把要掐出水的感觉。姜老师胳膊搂住我脖子,未施妆粉的红由于的煎熬已经变成两瓣烈焰红,吐着香热的气息在我耳边说:“宝贝狗儿…

 老师…老师…老师喜欢你我!死我吧!”说着红舌尖在几乎干裂的嘴上风了一下,下身滑腻温软的腔里边,好似突然多出来好几道箍。

 在我舐,销魂蚀骨的快让我几乎要失去理智,这时候姜老师开始无师自通的以我的巴为中心,股画圆动了起来。

 捧住我的脸眼睛只盯着我的眼睛,如果不是鼻子碰到一起,嘴几乎碰住了嘴,就在这么赤直接锋对视的情况下,我接受着下身传过来汹涌的快和异样的舒

 这是我第一次在一个女人的时候,直面她心灵的窗户,两个人的望和感情无法遮掩的进行着负距离的交流。

 我看着她眼神深处,而又端庄的巨大反差让我无法自控,低吼一声把姜老师大腿分开到极致,毫不留情将铁杵一样的巴在她水四溅的娇肥田里深耕细作。

 两个人毒上瘾般直视着对方的眼神,感受着小男孩自己中年妇女老师的变态快和温馨的爱。“啊…狗儿…好…小坏蛋…死老师了…”我近距离看着身体下边这个被我弄的疯狂的女人。

 她经历了无数的生活磨难,今天却被自己一个小学生下玩。乖张的伦常、卑劣的媾,让姜老师这个温婉的中年女人陷入了不可救药的堕落,脸上扭曲着暴爱的快,无力地张着嘴息,出里边娇的小舌头。

 我第一次感受到了赤的快!是的,第一次。以往无论是娘、大姨和姐姐们,我都不可避免有着玩乐的小孩想法,所以我才乐此不疲的口,变着花样玩她们或肥白、或娇、或滑、或绵软的体。

 但今天,我满脑子只有一个念头,这是我的女人,掰开任我弄的女人!我根本没有精力去考虑换个体位、或者巴只知道疯狂的在下这个美妇的身体里,感受着滑软娇腻的足感,只想在姜老师进去,一滴不漏进去,不去管她有没有高,不去管什么房。

 只是疯狂的,疯狂的,疯狂的接吻。姜老师哪里受过这般摧残,整个人早已经梨花带雨被我的奄奄一息,嘴里还不停的语:“狗儿…使劲儿…死老师…死我!”

 两条洁白的大长腿已经被我的瘫痪一样无力的张开着,随着我巴的齐灌入大腿还会跟着颤抖,连带着和界处那两个坑都显得无比的人。

 随着我不停的干,姜老师销魂桃花源磨擦带来的阵阵快,不断地把我推向高峰。姜老师还在的呻着:“嗯哪嗯哪…死我了…狗儿…”

 纷的发丝拂过她洁白的的脸庞,我随手把她的头发拨到一边,遗留下几条散的发丝被她娇的嘴咬着,出娇弱不住挞伐的柔弱表情,另类的拨动了我的心弦,上帝啊…我的忍耐力达到了极限!

 我感到我要爆炸了,就不在说话,把姜老师两条已经麻木的大长腿架到肩膀上,整个身子下去用嘴堵住姜老师的嘴,死命在那片肥沃的黑沼泽里动了十几次,滚烫灼热的在这一瞬间爆发了,我情不自地叫了起来:“姜老师!”

 着几股,象洪水一样直入姜老师的子中,而且连续涌了好多下才告停止,我的身体瘫了下来,着大气,伏倒在姜老师的体上,久久不愿离开。  m.MiYAnXS.CoM
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