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
第30回
疲惫的我伏在姜老师身上着气,姜老师也无力的躺着。我低头一看,我和她的下身几乎都透了,两个人的体混合着,把都粘得一团一团的。

 而我刚才雄赳赳的大巴也软软的垂在间。过了半晌,我无力的从姜老师身上爬起来,拿过纸来给她清理下身。刚擦上去姜老师身子一动,“疼…轻点狗儿”“怎么了?被我坏了?”

 我急忙凑到姜老师下,想去看看。姜老师这时候害羞的两条大腿死命纠在一起,就是不分开。我眉头一皱计上心来,不由分说上来咬住她嘴威胁到:“你不让我看,我就再硬起来你一回!”

 姜老师慌了“别。别…狗儿…老师受不了了”说着含羞带臊的将两条大腿分开,整个靡的户全部呈现在这个十来岁,可以当自己儿子甚至孙子的小男孩面前。

 我心疼的看着姜老师的部,大小已经被摩擦的充血肿翻开了,无力的张合着,却怎么也合不住。道已经被撑成了一个,往外留着血水和浆。

 我轻轻翻开看了看,里边到处的磨破皮、红肿的痕迹,看来这个死人的真的被我坏了。

 我下找了个干净帕子,沾了水给姜老师耐心的擦拭清理着,姜老师看着我认真的样子,脸上没有了羞涩,出慈祥温柔的神情,很复杂,好像是看到自己的学生认真很欣慰,又好像看到自己男人珍惜自己,很感动。

 我认真的清理着姜老师的部,清理完后,由于姜老师已经被我的浑身无力,我就又把炕上被褥收拾了一下,找了件内衣给姜老师穿上。

 两个人收拾好了,静静的钻到被窝里,好久没说话,也没睡觉。姜老师偷偷扭过头看我,我正盯着她,看了她一个大红脸。我心里一动,掀起姜老师被子钻到她被窝里搂住她。

 姜老师推了几下,就从了。我轻轻着姜老师的红,一手玩着她的小头:“姜老师,我喜欢你!”姜老师被我弄得有点发软,幽幽看着我:“狗儿,老师一把年纪了你还这样,以后咋办呀!”我充分发挥了小孩子的优势,撒娇道:“老师,我喜欢你,以后我也要你,有时间就你!”

 似乎是回想起刚才的疯狂,姜老师脸红了,宠溺的拧了我一下:“老师这身子就算给你了,不过你可不能来,让项国忠知道了就没法活了!”我不屑的撇撇嘴:“这么个只会打老婆的痨病鬼,他要再敢欺负你,我非揍死他!”

 一边说着,整个手掌在姜老师的牝户上缓缓按摩,惹得姜老师息的声音又起来了。“嗯…狗儿…好热啊…好舒服…”我看着被我玩的彻底放下尊严的姜老师。

 想起那天逗弄娘的事儿,就故意停下来不了,问道:“姜老师,我们刚才在干什么?”姜老师本来被我弄的又酸麻又舒服。

 突然停下来马上感觉身体被空了似的,空虚难受,股使劲耸动着,摩擦着我的手,我看她不说话,手故意从上边拿开,说道:“快说呀,我们刚才在干什么?不说我就不了!”

 姜老师脸羞得通红,埋着头不理我,可户又受不了我的挑逗,半晌才羞答答的蚊子声音道:“呢…”

 听着两个的词儿从姜老师嘴里说出来,我激动得脑门都发麻,手使劲儿着她的蒂,着气声说道:“我死你个…说,想不想让我你的?”

 姜老师被我弄的有又酸麻,忍不住开始呻:“想…想让狗儿我…老师就是个…让狗儿随便弄的死我…死我!”

 我侧着身,和姜老师面对面躺着,一手扶着巴对准位置,在水滑油腻的肥口蹭来蹭去,说道:“姜老师,我爱你!我要天天你的!”

 “老师也爱狗儿!”姜老师宠溺的把我搂住,“只要狗儿喜欢,老师掰开让狗儿随便弄…”“那你不能再让那老头碰你了!“吃醋呢还?”“嗯…想想就醋劲儿大!”

 “嗯…听狗儿的,不让他碰我…”两个体男女赤条条拥搂在被窝里说情话,姜老师被我身上一阵阵浓烈的“王八气”熏得有点醉。

 本来就被我的上天下地死,再被我搂着这么说话,从没有体会过男人真正味道的姜老师这一刻彻底臣服于我了。***

 我们两个喁喁细语了一个晚上,虽然由于初次破身,我没有再弄姜老师,但两个人的感情有着突飞猛进的进展,第一声鸣的时候,姜老师已经和娘一样。

 在长辈和情人的角色中转换自如,前一刻还被我迫羞怒的给我巴,后一刻就能扭着我耳朵劝我好好学习,争取第一。我无奈的抱着温香软玉的中年妇人,到底经验不足,口交给我不出来。

 我又不忍心这么快摧残她,这一晚上我是又舒又憋屈,最后还是我把她按到身下,遍了她全身,然后在股沟里了一次。更别提她跟娘一样,的时候把我当男人,马上吃干抹净回归老师身份。

 不过,这样也的,不是吗?听着第二次鸣,外边有动静了,我怕项国忠醒了,就从姜老师温软的怀抱里挣脱出来,回了自己被窝。

 姜老师风情万种白了我一眼,裹着被子又睡着了,她是真的累了,我盯着蒋老师白皙的脸庞看了一会儿,心里感觉暖暖的,似乎多了个亲人的样子,不知不觉中迷糊糊睡着了。到底是累坏了,我一觉睡到了11点多,期间好像听见项国忠和姜老师说着什么。

 这个家伙在有人的时候还总装出来一副文质彬彬的样子,如果不是看到昨晚他对姜老师的摧残,我还真会给他骗了。

 醒来后,去院子里井台上洗了把脸,二姐出门找同学去了,大姐在厨房里忙活,今天是在姜老师家最后一天了,地里的活儿都干完了,自然要款待一下割麦人,厨房里大块的猪,成堆的酸菜和粉条,明晃晃的猪油,似乎诉说着丰收的信息。

 我神清气的进厨房找大姐去,正看见大姐弯在刷灶台,轻薄的夏装根本掩饰不住这个已经被我弄成小妇人的窈窕身材。大姐被我雨滋润。

 原来丰但显得青涩的身体线条逐渐变得丰腴感,纤细的水而下,在部画出两道惊人的弧线,看的我呼吸不由得紧促起来。

 我走上前去紧紧抱住大姐的肢,已经起的顶在了她肥美的股沟里。大姐羞道:“狗儿,别这样,让人看见…”我轻轻咬着大姐的耳垂,眼可见的红了起来。

 我在大姐耳边轻轻说道:“大姐,我想你了…”大姐转过身温柔的看着我,眼睛里波光转,浓浓的爱意溢出来似得汩汩而出,“我也想狗儿了,你快点,别被人发现…”

 我嗯了一声,把大姐身子扳过来,让她伏在灶台上,两片肥美的瓣高耸着,我动手扒下将她的子和内一块扒下来,褪到膝盖下边,然后蹲下身子凑到里开始弄。大姐的肥真是没有一点暇疵!

 好像雕像般浑圆的两坨丘,紧紧绷着,翘得很、白的很。两间的小门犹如‮花菊‬,漩涡般绽放出无边靡的爱。大姐她的股没有娘的肥大,却是恰到好处那一种,她的皮肤没有姜老师那么的白,但是却有一种充满活力的感觉。

 她的‮腿双‬很长,也很长,从高高撅起的股间,可以清晰地看到两腿之间那一丛,无力的掩盖着最隐秘的水帘,散发着爱的气息,看着姐姐撅着股的样,我再也忍不住了,褪掉自己的子,掏出轻轻地在上摩擦。  m.MIyAnXs.cOm
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