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北大炕 下章
第33回
我笑嘻嘻的说道:“好,我就睡婶子旁边。”说着话,梨花婶就把被褥铺好,拍了拍说:“躺下看电视吧,你想看什么?”

 我把衣服随手了个光,只留个小内,鼓鼓囊囊的拖着我的那团。梨花婶脸好像红了一下,眼睛更是水汪汪的,我偷眼看着有点好奇,但也没在意。

 只见她也把衣服了,只是可能还是有点顾及我,没有像娘那样光,而是上身穿了个小背心。

 下身穿着个大红三角内,内很肥大,她转个身我从隙里清楚的看见了那簇浓密黝黑的。我巴当时突然就充血肿起来。

 一下子把内撑起个帐篷,梨花婶回过身刚想说话,一眼看见我下边昂头耸立的洋,一下子愣住,半晌才有点慌乱的说:“狗儿,钻被窝躺下吧…”话说完可能觉得有点不对,脸的通红。

 我知道她现在已经羞愤死,本来就连续两次被我看见她被强,现在又是这个局面,梨花婶脑子里估计已经一团麻,搅成一锅粥了。我装作不知情,毫不在意的“哦”了一声,掀起被子就躺进去了,梨花婶松了一口气,自己也钻进被子。

 电视就放在炕头,这时候还没有遥控器,想换台就得钻出被子去换,这时候电视上正在演一个电影《鬼狐》,老的一个片子,和倩女幽魂有点像,讲一个书生和狐狸相爱的故事。

 正好演到书生被狐狸的姐姐魅惑上的情节,两个赤条条的体若遮若掩的在一个轻纱罩住的上翻滚。我明显听见梨花婶的呼吸重了起来,看来守寡多年的梨花婶,已经被二镫子把压抑的望全挑起来了。

 我扭头看过去,梨花婶正好也在看我,四目相对,梨花婶慌乱着从被窝里爬出来说:“没意思,换个台吧…”说着趴到炕头谈过身子去拧台,肥大的股正冲着我。

 宽松的内这时候也起不到什么遮掩的作用,两团肥的冲击着我的视线,肥腻、靡的隐藏在内的掩饰下,似乎勾引着我去掀开,仔细探访一下深处幽秘的

 梨花婶快速随手拧了一个台,正在放林青霞的《白发魔女》,事情就是这么寸,梨花婶刚回来躺好,里边就到了张国荣林青霞在山里的情戏,梨花婶忙不迭的上去又换台,这次更好,《新白娘子传奇》小青夜会富二代的剪影镜头蹦了出来。

 我看着梨花婶快崩溃的样子,只好解围说:“婶子,没什么意思,不看了,睡吧。”梨花婶急忙关掉电视:“好好好。

 那就睡觉,睡吧,明天早点起…”说完无话,两个人自欺欺人的躺好准备睡觉,其实这时候真的还早,一会儿半会儿很难睡着,我俩又不知道说什么好,就这么尴尬的着。

 不过年轻人可能就是觉好,我无聊的数手指居然不一会儿就睡着了,迷糊糊听见哼哼唧唧的声音,我睁开眼往旁边一看,顿时睡意全无,梨花婶在抠自己的

 只见梨花婶撅着股,像‮狗母‬一样趴在炕上,一只手抓着枕头,另一只手探到着,嗓子里像困兽一样“嗯…”发出呻的销魂声。

 我本来就没有软化的巴瞬间充血的发疼,肿到了极点,尝过女人身子味道的我怎么能忍受这种惑?

 我马上掉内跪倒在梨花婶股后边,肥腻的大股下边,溢满了汁的大清晰可见,梨花婶的手指在里边着,带出来一丝丝的白浆。

 我一只手扶住她的肢,一只手把她手的胳膊拿开后,借着梨花婶手时的浆,扶着巴对准那弥漫着气息的销魂到底。

 “啊…”梨花婶猝不及防痛得叫了起来,她沉在自己的抚慰中,根本没有注意到旁边这个小男孩已经跪倒自己股后边,硕大的具侵入了她的

 梨花婶的道属于比较宽松的类型,虽然多年未经人事,最近也只是被二镫子的三寸钉进去过,但还是顺利的容纳了我滚烫的。“婶子,我让你舒服吧…”我息的开始狠命的,“别自己弄了,我帮你好不好?”

 我知道这个时候是个关键,必须猛彻底征服她,要不然除非我强她,否则梨花婶不太可能就这样从了我。梨花婶在我下惨叫着:“狗儿,别这样…啊好…好痛啊…”

 “别这样…狗儿…这样不行…婶子没法见人了…好痛…轻点”我顾不了这么多了,我使劲的耸动着,用力地将大巴往她的里顶去,梨花婶被我的已经失声了,双手紧紧地抓住了炕的边缘,喉咙里哼哼着,肥硕的股不自觉的以我的为中心扭起来。

 硕大的子像两个条前后摇晃,我也因为这新鲜忌的快而差一点就要了出来,太了,我的巴开始快速的动,时快时慢,左,极度的快乐令梨花婶快要到天上,我大的可不是二镫子那种小钉子能比拟的。

 渐入佳境的我们已经把伦理身份的秩序丢到了九天云外了,梨花婶急切的享受着这难得的快乐,身体合着我的每一次的入,我捧着她那肥白的股,不断的冲击着她的‮腿双‬之间那片泥泞的土地。

 随着我的弄,梨花婶股越翘越高,饥渴的接纳着我的恩赐,整个糜烂黑红的部更加明显地呈现在我眼前,到后来我不得不半蹲起来。

 几乎是从上往下像打桩机一样直抵花心,每一次入都是尽而入,头甚至能隐隐感受到弹十足的子位置!

 梨花婶的水越来越多,顺着大腿了下来,我的巴上也全沾满了!渐渐的我有点不足,因为梨花婶的太宽松了,即使我已经发育的很好了。

 但还是有点握裹力不强,再加上里边浆一股一股的涌,太过于润滑反而刺不够,正想着怎么换个姿势,梨花婶不耐我的狠,整个人摊着趴在了上,我眼睛一亮,拽过一个枕头垫在她肚子下面,让她股能够不用力就撅起来。

 两条大腿紧紧合住,果然不出所料,梨花婶的道位置比较靠后,即使两腿紧紧闭合,只要稍微撅着股,黑红发亮的两片大就会暴出来,被水打后看着稀疏了不少的也依稀可见,让我的的更厉害了。

 梨花婶开始哼哼唧唧:“狗儿…进来…我要…”这个可怜的寡妇已经被望冲昏了头,可能就是武打片里的药效果也不过如此了,两片肥厚的充血到了极限,微微张开出小里边的膏腴泥泞。

 突然我发现奇怪的事情,我轻轻掰开梨花婶的道,惊奇的发现里边的居然也是发黑的,好奇怪,大姨那种被烂的里边都是红色的,梨花婶这种女人怎么这么黑?后来我才知道,梨花婶天生就是这种体质。

 而且在岛国动作片届这是种百年难遇的好壶,耐耐折腾耐磋磨,无论怎么几乎不会出现磨破皮、肿疼痛之类的感觉,这也是后来我始终保持与梨花婶爱关系的原因。

 毕竟梨花婶长得不算漂亮,身材也不太好,但除了她,其他女人都受不了我无止境的挞伐,只有梨花婶能跟上我的节奏,她是我上最好的伴侣。

 这就是后话了,此时的我没想这么多,巴处肿酸麻的感觉让我已经快要爆炸了,梨花婶也由于里空虚麻无法忍受,回过手着我的乞求道:“狗儿,快进来…婶子好难受…好热…下边…”我二话不说。

 在里边抠出来水抹了抹,大吧从梨花婶股后边一贯而入,果然这个姿势紧致多了,梨花婶“哦”的一声,身子哆嗦一下,看来她也感受到了不一样的刺

 强烈的快使我渐渐地失去控制,开始长驱直入大幅度地进出,象个发了情的野兽一样,用力的蹂躏着梨花婶的。  M.miYAnxS.CoM
上章 东北大炕 下章